游戏>>资讯

堪比甄嬛传 CS:GO液体战队曝出内部宫斗事件

来源:特玩

作为北美CS:GO一直以来的领航员,Liquid可谓是享有盛名的豪门俱乐部之一了。在去年拿下了科隆Major的亚军之后,这支液体本应该一路高歌,向着更多的荣耀继续前行,然而伴随着S1mple的离队,这支液体在近一年的所有比赛中,甚至没有闯入任何一项赛事的决赛,马队彻底沉沦。


堪比甄嬛传 CS:GO液体战队曝出内部宫斗事件

而就在最近前Liquid的队长,北美传奇选手Hiko在直播中将这支液体一年以来的所有矛盾全部公之于众,一下子点燃了所有吃瓜群众的好奇心,原来过去的那支液体早已经貌合神离,内部斗争更是宛如甄嬛传一般,处处心机。而之后矛盾的核心人物EliGE也发推特对Hiko的言论进行了回击,让这场大戏再次发酵。


堪比甄嬛传 CS:GO液体战队曝出内部宫斗事件

下面是整件事件关键人物的言论翻译,内容来源于贴吧,翻译:炎灼眼的讨伐者


【Liquid队员Pimp


刚刚离开Dignitas战队(现丹麦二哥North),前往北美时的我正享受着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现充时光。正因为当时在CS之外发生的事情都无比顺心,我才对自己——作为CSGO职业选手——的生涯有更高的要求。大眼战队正处在一二线间摇摆不定的瓶颈期,而我的目标远不止于在二流战队中徘徊。怀着登上更大舞台的梦想,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接过了液体(当届Major亚军)伸来的橄榄枝。即使放在现在,我仍然不会后悔这个选择。


我入队时,液体俱乐部的所有人正处于亢奋状态,大有“我们已经是世界最强的战队之一,北美鱼塘打打比赛还不是玩得风生水起”的感觉。然而结局并非如此:在北美参加各项大赛的资格赛就好比一架客机在鸟群中起飞——在各种名不经传的半职业队和混合战队面前,稍不留神就容易机毁人亡。即使到了最终阶段,与C9和SK竞争参赛名额仍然是巨大的考验。我们输掉了许多匪夷所思的线上资格赛,无数次早早领先却最终将胜利拱手让人,其中最惨痛的一次莫过于被tm的Echofox淘汰无缘E联赛线下阶段。与此同时,层出不穷的队内矛盾也让每个人都精疲力尽。不过那时,我从没对未来持有悲观态度。在我眼中,一旦解决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我们就能重回顶级行列。ESL纽约站开赛前,我经历了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次集训,没有之一。当时我们反复大比分输给CLG,那时候的CLG讲真的就是北美区送分童子,结果我们被这种菜得抠脚的战队屠杀。队内的指挥权也频繁更迭,连枪男nitr0都指挥过几场。


结果到了ESL纽约,我做梦也想不到我们居然打的还不错。小组赛我记得是淘汰了G2,输给冠军NaVi,然后赢了Fnatic两次(当然了,那支Fn水平不比如今),最后在半决赛上1-2被NaVi翻盘。赛后我满心想的都是“这都能赢,命就是硬啊,苟下去又是一片天”。未曾料到的是,回基地后事情变得越来越糟,队内争执就没停过。前些天我还在回想,过去在液体待的7个月里连两周风平浪静的日子都找不出来:从没有哪天我能神清气爽的起床,训练、比赛,最后心满意足的上床睡觉。从来没有。教练peacemaker很快就因为与俱乐部的合同纠纷离队了,自从他走后,隔三差五就会有队员说“让我试试指挥吧”,结果指挥上两天不到就都会放弃,“还是Hiko来吧”。Hiko指挥不了多久,又会有其他人站出来试试,然后放弃,循环往复,毫无稳定性可言。我熟悉欧洲的那一套规矩,来北美前队里都是由MSL或g1ave这种固定队员指挥的。在液体,一切都乱了套。而我早就习惯了体系CS,如果没有固定的指挥决定队员的分工,我没办法发挥自己的水平。


说到EliGE,我倒不认为他是大问题之一,我对他一直没有什么恶意:他是北美最强的选手之一,他有野兽一般的直觉,在复杂局势下总能做出准确的判断。因为和s1mple那种喜怒不定的张扬性格不同,他就像个“哑巴”一样,你需要使出浑身解数才能让他敞开心扉。他处理争执的方式就是躲在角落里装树,而这对事态的解决显然没有帮助。但EliGE一个人背不了这么大一口锅——我们每个人都有那么点臭毛病:nitr0老是想指挥,但他不是当指挥的料;Hiko还是老样子,离昔日北美神将的形象越走越远...大家都有毒。而每当EliGE对队友有什么不满,他不会说出来,但每个人都能在比赛时看出他又“作怪”了。也许是一开局,或者是打到一半,你就会发觉这个明星选手突然就哑火了。我不觉得他是故意为之,这更像是性格使然。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,我记得他前些日子还发推说过。而且过去的七个月来,我也见到了他的成长,他在努力克服自己的问题。毕竟EliGE只有19岁,这么年轻的孩子总要有些成长的时间。而我是个把情绪写在脸上的人,不开心的时候我也会大喊大叫、砸东西等等,这点我也一直在改。所以我能理解EliGE的问题,我也坚信他是北美第一人:就算在我们整队成天内斗混乱不堪的时候,他总是挺身而出打出漂亮的比赛。


说到peacemaker,我是真不知道他的执教能力到底是什么水平:一方面讲,他把液体带到了Major亚军的位置,但那段时间我还没入队;然而自从我入队后,液体的糟糕状态常常让我困惑不已:一个世界亚军教头怎么会把队伍带成这个样子?你到底经历了什么?我不觉得之前的胜利都是s1mple的功劳:在Major上EliGE、Hiko、jdm表现都那么棒,而现在的他们大多数都像换了个替身一般。我和peacemaker现在的私交已经变好了许多,但是在那时我对他真的是不敢恭维。刚入队时我觉得作为新来的应该少说多做,但是经历了一两个月的冠军荒后我觉得是时候跟他谈谈了,到底队里是什么情况。结果我和他在战术上有许多不同意见,而队里也是人心涣散:有两人支持教练,另外三人则难以苟同。这种情况是最糟的,因为在打比赛的时候五个人彼此都心知肚明我们不是一条心:你不敢肯定队友会配合你打出这种效果,或是理解你的意图。这和当初MSL、g1ave的一言堂完全不同。


新教练zews尽管和peacemaker一样也是巴西人,在我的心目中他的执教风格却是典型的欧洲学派,他的战术思路和体系都与我在欧洲接触的主流思维保持一致。我个人也非常欣赏他,因为zews不仅对大家很有耐心,与大部分教练不同的是他还敢于直接指出我们的错误,并且给予指导。即使在游戏之外我和他关系并不紧密,但除了当年的g1ave之外,他是我最服的一个人。zews从来不说废话,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讲空话装逼。他只会在准备好充足的论据时才会提出自己的意见,或是在队员犯错时及时予以指正。我认为液体应该全力留住他,有朝一日只要麾下有合适的选手,他就能带领他们取得成功。不管阵容如何变化,zews都是液体的未来。我也时常感叹为什么没在最好的时光遇到zews——他进队时大家都已经互相折磨半年有余,我再无法全力以赴回报他的期望了。在这里我想对zews说句抱歉。不过如今我已然离队,希望这能为液体带来新的希望吧。


关于jdm:我不是个狙击手,我也对狙击这方面一窍不通。就像我一直没搞明白为什么friis转来CSGO后狙击就一马平川了,他在1.6的时候打狙明明也很犀利呀...我猜jdm表现没有在CLG时那么亮眼的原因在于他没有足够的空间。很多时候有不少小细节都说明他是一名极有天赋的选手,他的表现也在逐渐回暖。jdm是个在良好气氛下就能状态爆发的选手,很遗憾我们没能做到这一点。


关于Hiko:首先我很感激他处理了很多我们几个人搞出来的烂摊子,因为大家一直没确定指挥权,他不得不时不时的上位、让位、上位、让位,尽管以打单断后成名的他讨厌当指挥。然而我也得说,和我并肩作战的这个Hiko并不是大家口口相传的“那个Hiko”,因为他在绝大多数比赛中的表现都不尽人意。更要命的是,让我们对他彻底失去信心的不是数据上的低迷,而是他对游戏不再那么投入了。同样挣扎在数据线上的jdm每天都在刻苦练习,尝试新套路,而Hiko看起来已经不再爱CS了,在他的日常表现中我们看不到他的付出。


堪比甄嬛传 CS:GO液体战队曝出内部宫斗事件

【前Liquid队长Hiko】


15年9月,液体原教练GBJames盛情邀请我入队,并与管理层一同许诺围绕我组建一支北美地区的顶尖强队。经过四个月的磨合期后,大家和指挥adreN一致同意引入一名新人,替换发挥不尽如人意的FugLy。这名新人就是s1mple,当然这些我们一会儿再聊。我入队时,adreN和EliGE就有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摩擦。而我跟EliGE也不怎么对付,我想主要原因就是我直播的时候对观众有问必答,有时会把队内的一些情况讲出来,而EliGE很抵触这种行为。自从他向我挑明这一点后,我就向他道了歉,在后来的直播中我就不再提队内的私事了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有次我在采访中说了让EliGE不开心的话,他看后就抱怨队友之间应该互相支持而不是揭短。事态一度发展到EliGE想要离队,但在全体队友的劝说下他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大概也就是此时,我们埋下了后期队内冲突的种子。


引入s1mple的这项交易是我和GBJames全力运作得来的。然而入队后的s1mple很快就和两个队友闹僵了:s1mple情绪冲动,张扬,又不自知。他常常会在头一天大骂队友,第二天像没事人一样又出来道歉;这使他与不爱搭理人的EliGE简直水火不容。另一方面,s1mple又嫌指挥adreN菜。哥伦布Major前,s1mple和adreN大吵了一架,两人彻底撕逼。大家都以为盛怒之下的adreN不会再参赛,我们甚至做好了鸽掉Major或教练替补参赛的准备,但最后时刻adreN还是情谊了一波,不仅如期参赛,还在Major赛场上打出了近期他最强势的表现。在这里我想谢谢adreN兄弟的大度。


同样是哥伦布Major前夕,教练GBJames嫌弃工资太少与俱乐部解约。实际上这是互相嫌弃——因为他根本不会指导战术,更像是个领队。然而他这一走,再没有人能弥补s1mple和EliGE间的裂隙了:此前一直是GBJames每天找两人分别谈心,在他们争吵时做老好人。而现在,最后一道保险已被解除,撕逼日常粉墨登场。


在哥伦布Major上,因为adreN缺席了许多合练,我不得不临时担任指挥。不过这也成功的解放了adreN——他在许多场次中摇身一变成了不逊s1mple的第一爆点。然而童话故事在半决赛中戛然而止:coldzera在荒漠B区的跳狙四杀彻底打崩了我们的心态,从那之后我们总共丢掉十多个赛点,以15-19和16-19的比分被巴西人连续翻盘。


在后哥伦布Major-ECS-科隆Major这段大赛循环期中,队内矛盾集体爆发。首先是s1mple和EliGE两人互相看不顺眼,毫无化学反应的我们兵败ECS,在整个系列赛期间EliGE都好似梦游。然后是s1mple和新教练peacemaker吵架,因为两人都是暴躁性格,一旦吵起来没人愿意服软。科隆Major前队内气氛沉到了谷底,有几个队友无法承受这种窒息般的压力,在集训约战的过程中情绪崩溃,选择放弃。那时我们每天训练10个小时,背景音乐就是s1mple和peacemaker的素质rap。到了最后我们喊来液体俱乐部经理来到训练室压阵,结果两人丝毫没有收敛,连经理也镇不住场子。更糟的是,peacemaker也不待见EliGE,因为EliGE不服从教练他的战术要求。虽然peacemaker正是经由EliGE邀请才来带液体的,撕逼后两人短暂的蜜月期就宣告GG。


我也就是在这个阶段开始失去了打CS的动力——peacemaker经常向我steam私信抱怨队员不听指挥,希望我像老大哥一样管管。可我真的管不了这几尊大神。


科隆Major赛前我去询问队员们的意向,其他二人都同意s1mple留队,只有EliGE不答应。于是我和大家约定赛后再谈这个问题。在科隆,我们每天赛后都会在酒店复盘比赛、针对对手制定计划。然而s1mple不愿意到场参加——绝大多数时间他都去找NaVi和Gambit串门了。就是在这种状态下,我们还是杀进了Major决赛。在赛后的狂欢派对上,液体众人最后一次坐在一起讨论保留s1mple的可能性。jdm,peacemaker和我想把s1mple留下,nitr0则说无所谓。就在我们准备不惜一切代价留住s1mple的时候,EliGE发话了:“要么踢我,要么踢他”


于是,摆在我面前的难题就是液体未来一段时间的建队核心到底是谁。最终我还是选了EliGE。


我后悔死了。


这一举动也意味着EliGE一举登顶,成为队内地位第一人。要挟得逞后,他也逐渐明白了这一点。不过公平的讲,EliGE确实是液体最稳定,也是最粗壮的大腿。


因为我不想、也当不好指挥,俱乐部高层在adreN决定离队后就让队员们列出潜在的指挥型选手以供交易参考。那份最终名单上的名字,包括我选择的那名选手,当然也包括Pimp。但是我一直觉得我提名的那位指挥远比其他人更强。引援的过程就不是我能过问的了,我也默默训练静待佳音。然而就在我离开基地,回家休息的那个周末,我收到了液体签下Pimp的消息——在签订合同前液体高层甚至没有知会我一声。我明白,自己已不再是这支战队的队长了。


Pimp到来的第一天,peacemaker就跟他不对付。由于他们两人和jdm以及经理一起住在战队基地,频繁的碰面将最初的不愉快迅速激化成了头号队内矛盾。他们俩吃饭睡觉日常撕逼,水火不容到战术都难以制定。指挥Pimp会说“你这战术太逊了吧”,然后教练peacemaker就大手一挥“你行你上啊老子不管了”。每天他们都分别私信我,一边向我大倒苦水,一边疑神疑鬼认为jdm偷偷和对方站到一队去了。同时,peacemaker对合同也不满意:他的有些要求天方夜谭,而液体有些条件也不合情理。再加上我自己与液体的合同问题也没完全解决...每天起床后,训练中,睡觉前我都会收到来自这三方的负能量私信,我又不是垃圾桶!某一天,我在训练中再一次收到steam私信时彻底忍不住了,把他们所有人都喷了一遍。


猜猜下一个问题宝宝是谁?是他是他还是他,EliGE。我在新的一期采访中说EliGE不好相处,他把这叒当成了人身攻击——我们之间再次闹僵。EliGE也讨厌Pimp,因为Pimp打游戏很容易激动。和s1mple的言语暴力不同,Pimp的激动表现在被打死之后会爆捶桌子。受不了地震的EliGE不想和Pimp坐在一起,而jdm又不想跟EliGE坐在一起。jdm是一位气势型选手,他需要队友的热情和鼓励;可EliGE就像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,从不跟他击掌、庆祝等等。


然而EliGE喜欢他的位置,他就爱和jdm和nitr0坐在一起,不愿意换位子。而队里愿意忍受Pimp震感的也只有我了,我和Pimp在赛场外关系也不错。所以jdm不得不坐在桌子的边缘,和空气中的透明人击拳助威。


彻底崩盘是从ESL纽约开始的,决赛中远走NaVi的s1mple如愿以偿捧起了冠军奖杯。而这个系列赛上我的表现很差,这直接导致了jdm对我的不满,他觉得我只会卖队友。虽然直到今天我和他私交还是不错,我深感在这破队待不下去了。训练赛中,只要我按下alt-tab就会看到好几条教练和队友发来的吐槽私信;nitr0的毒抗也堆不上去了,他开始抱怨队里气氛太过压抑。甚至于在NorthArena赛后,EliGE当着全队人说“我不想和你们这群***再打了,我要去Optic,放我走吧”。最后俱乐部老板在队务会上点名要求EliGE长大,做个男人。他指着EliGE的椅子说道“我给你收拾心情、做决定的时间,如果你明早十点集合的时候还坐回这里,那我就当你还愿意做个好队员、愿意在这个俱乐部打比赛”。第二天一早EliGE还是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