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戏>>资讯

探访前COC第一人:曾有土豪队友赠送其三台iPad

来源:爱玩

由芬兰游戏开发商Supercell开发的《Clash of Clans》是一款划时代的iPhone和iPad平台战争策略游戏,在全球范围内都取得了巨大成功。我们都知道,《部落冲突》就是一个微缩的小社会,很多部落都是以地域为划分的。


他曾是绝对的王者,却选择了激流勇退


在许多《部落冲突》玩家心目中,一个名为“Jorge Yao”的神秘玩家是一个神一般的人物:他主宰这个游戏(美服),把所有人都远远抛在身后。他是第一个获得4000杯的玩家,从2012年一月开始,他整整六个月在游戏中顶级玩家世界排名第一,要知道,第一名的位子在之前几乎是每天都换的。




在这个过程中,这名自称“Jorge Yao”的25岁玩家(当时)成为了一个网红。他在Youtube上名为“Flammy”的视频博客虽然只有7段音频访谈,但已经累计被播放近40万次;他在Twitter上有超过7.9万个粉丝,在Facebook上收获了近3万个“赞”。


Jorge Yao攻击其它村庄或者击退其它玩家进攻的游戏视频在网上疯传。他有时会访问其它部落,只是为了给他的Twitter粉丝带去惊喜。


然后,在2012年5月底,Jorge Yao忽然宣布退出《部落冲突》游戏。他在Facebook上贴了一段语音,感谢他的粉丝和队友,他说,自己像迈克尔・乔丹一样,“激流勇退”了。


是游戏,让他从一个卢瑟成为王者


其实Jorge Yao的真名叫George Yao,外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,他的父母从中国移民到费城的郊区。他父亲退休前一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肿瘤学,他母亲则在儿童医院的病理实验室担任研究工作。他本人从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毕业,主修金融学,现在在一家金融服务公司担任IT项目的分析师。他直白表示:“我讨厌这份工作。”



2011年的时候,Yao在费城过着无聊的生活,与他的高中恋人的关系即将走到尽头。后来他搬到旧金山,在那他一个人也不认识,他租了个公寓,每个月房租要1450美元,地方小得可怜,几乎只能放下一张沙发。


为了打发时间,Yao试着下班后去酒吧,但几乎泡不到女孩,想想也对,女孩们怎么可能会对IT合规和贷款抵押法律的话题感兴趣。


在2012年的某个晚上,Yao在家里闲得无聊,去苹果在线应用商店App Store搜新应用,在畅销应用排行榜里他看到了这个全新的游戏,立马引起他的兴趣。


你可以想象一下,一个高中担任过橄榄球队队长,大学担任过联谊会财务的人,迷失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中,蜗居于斗室。而《部落冲突》给他带来了友谊,这让Yao离不开这个游戏。仅限邀请才能加入的顶级部落North 44的部落成员们说,即使在Yao已经退出游戏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们也把他当兄弟看待。


为了部落成员,更多的是为了自己,Yao想在这个游戏中称王,他着迷于此:像很多资深玩家一样,他每天花很多时间去进攻对手,然后去准备下一次进攻,这么做有点像登山运动。每攻克一个村庄,你可以获得一些奖杯,但稍一疏忽,你的努力就有可能白费。这也是大多数玩家难以超越Yao的原因:他们或者按错了按钮,或者是在入侵村庄前忘记准备好魔法。就这样,他们只能白白失去一天的收获和训练好的军队。


而Yao成功的关键是几乎疯狂的专注和执着,如果他因为犯错而丢掉得之不易的奖杯,他会在整个周末连续48小时不间断的玩游戏,通过喝红牛来保持精力,直到夺回奖杯。


“我想告诉大家,玩好这个游戏有两个关键:耐心和专注。”Yao说,但他承认别人可能只会用“强迫”或者“上瘾”来形容他。


在1月的时候,Yao登上了这个游戏顶级玩家全球排名第一的宝座。几周后,他的奖杯数突破4000,成为顶级玩家的新标杆。他成了一个网络名人,他母亲在逛中文论坛时都能看到人们在讨论他,他的对手们指责他通过欺诈或者花钱才获得这个位置。当Yao在Twitter上说自己正在进行纳帕酒庄之旅时,一些粉丝都想与他见面。


“我绝不想给人留下任何的坏名声。”Yao说“最令我高兴的事情是我对孩子的影响力,当我进入你的部落,说‘Hi’的时候,孩子们会说,‘哇~见到你真开心。’真的,这些对我来说是无价的,你知道吗?”


从痴迷游戏,到被游戏支配


凡事皆有代价。要想做世界上首屈一指的《部落冲突》顶级玩家,也是要付出代价的。为了保持第一的位置,Yao在游戏中至少每周都花250美元(约1500元人民币)。在他主宰排行榜的那3个月时间里,他告诉我,为此至少花了3000美元(约1.8万元人民币),自己几乎都快变成穷光蛋了。他担心竞争不过有钱的玩家,想要退出游戏。


这时,他所在部落的一个土耳其队友――38岁,商业巨头之子,在游戏中的名字是“凯末尔”( 土耳其国父的名字)――站出来了,对Yao的状况表示同情,并表示愿意资助Yao,花钱帮他买宝石。作为回报,当凯末尔旅行和不能登陆游戏时,Yao帮他代玩游戏。


Yao的经济状况得到了缓解,但同时,这个游戏开始以一种他的队员无法看到的方式,在慢慢吞噬他的生活。


为了了解Yao沉迷于这个游戏的程度,你必须先对这个游戏的设置有一些了解:为了保持你的杯数,顶级玩家必须避免被其它顶级玩家攻击,你可以通过保持时刻在线或者“护盾”(通常可持续12小时)来实现。当你的村庄在一次攻击中受损程度超过40%,或者你的大本营被打掉,即可自动获得一个护盾。


在周末的时候,Yao可以保持随时在线状态以保护自己免受攻击。这意味着在吃饭,洗澡的时候,他都带着iPad。但到了周一的时候,他得去上班,这时候他需要一个护盾。所以他会在黎明前加入另一个部落,并让他原来部落里的顶级玩家队友来寻找并攻击他的村庄,队友们会正好打到40%,足够触发一个护盾。如果以上目的都达到了的话,他就可以放心去上班了。护盾的时间足够长,以保证他在工作日不再遭到攻击。


Yao告诉我:“玩了一段时间之后,我觉得这个游戏更像一个工作,比什么都重要,这已经夺去这个游戏的乐趣了。”


后来Yao发现了一个更简单的方法来保护自己,当North 44的部落成员退出游戏后,Yao将接管该成员的帐号。然后,Yao会用他多个帐号中的一个攻击自己的村庄以获得护盾。为了实现这种方法,他必须把这些帐号的排名都保持靠前,这意味着有时候他不得不同时玩五个帐号。


这种方法在技术上是可行的,为实现这种方法,一个来自阿联酋的土豪队友给Yao买了三台iPad。为了保持随时在线,他在洗澡时都带着五台iPad,他还给每一台都套上了塑料袋来防止弄湿。



在这期间,当每个孩子都梦想成为下一个Jorge Yao的时候,Jorge Yao都几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瘦了20磅(9千克)。他只有在出门上班的时候才离开所租的公寓,他的同事也都不知道他在玩这个游戏。当我们谈到这里时,Yao说自己在办公室过着“克拉克・肯特(超人的伪装身份)的生活”,其含义是,他的真实身份居住在一个有着圣水采集器和亡灵的世界里。Yao说:“我每天工作只是为了能有钱支付账单,我真实的生活是游戏。”


在进入《部落冲突》世界六个月后,Yao决定放下iPad,陪几个朋友去拉斯维加斯度假。他把自己的帐号交给一个在佛罗里达州的队友保管。当Yao度假回来后,他决定退隐江湖。


纵然退坑,游戏仍是他最骄傲的成就


关于《部落冲突》,Yao说:“现在我甚至不敢打开这个应用了。”在2012年10月,在Yao离开五个月后,一个名为“Vietnam Flag”的强大部落终于超过了North 44的总杯数而成为游戏中的第一部落。但Yao保持顶级玩家第一位置的最长连胜记录仍无人可破。


Yao带着一种夹杂着自豪和自我厌恶的情绪告诉我:“回想起来,我一定是疯了。我曾经如此沉迷于这个游戏,我知道这是不正常的,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意识到。”


当社交媒体出现之前,我们生活在一个“真实”的世界当中,我们乘坐交通工具去取回干洗好的衣服。我们理智的对待这个世界,再简单不过了。



而现在,当一个像George Yao一样的男人,成天麻木地与抵押法规打交道,晚上回到家后,进入虚拟的部落,与朋友们分享自己的生活和战斗经验,在游戏中爱和欢乐。谁能告诉我哪个是真实的,哪个是虚假的?


如果一款游戏能让你出名,让你获得真正的友谊,甚至一份新的工作。那么为何它不能成为(至少在一段时间内)你生活的重心?